解读邢台解读邢台解读邢台

刘震奉令枪决一人,结果见到人后:“杀个屁,回来做我的团政委”


1932年,王震带领独立1师去宁岗,酃县一带活动。临行前一天,湘赣临时省委保卫处处长潭牛山找到王震,说:“王震同志,你到酃县去,请你帮助我做一件事。”

刘震奉令枪决一人,结果见到人后:“杀个屁,回来做我的团政委”(图1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王震一听,顿时警觉起来。因为前段时间,他硬说湘赣边临时特委书记朱昌偕是“ab团”分子(后文用‘ab’代替),把他围在山里,最后逼得他举枪自尽。此刻,潭牛山的表情又如此严肃,王震隐隐察觉到了不妙。

潭牛山说:“酃县县委书记张平化是个证据确凿的‘ab’,请你顺便代表我们执行枪毙张平化的任务。“张平化是‘ab’,你有哪些证据?”刘震反问道,想到朱昌偕的悲剧,他担心再发生此类事情。

潭牛山解释道:“1928年上半年,红军攻打酃县时,烧了几座祠堂,身为共青团酃县县委书记的张平化不仅不支持,反而牢骚满腹,说烧祠堂太可惜,还说什么‘烧光土豪劣绅的房子,杀光土豪劣绅的头’的口号是错误的,现在又说肃清‘ab’搞得太过分,不仅抵触,而且还有对抗情绪,他不是‘ab’是什么?”

刘震奉令枪决一人,结果见到人后:“杀个屁,回来做我的团政委”(图2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听完潭牛山的解释,王震表面答应,心里却不以为热,打算先调查清楚之后再说。毕竟,一旦张平化不是‘ad’,岂不又是一桩冤案?

很快,王震来到了酃县,酃县满城是“打土豪分田地”的标语。一位县里的干部过来迎接王震,王震问道:“张书记去哪了?”对方笑呵呵地回答道:“正在上合村与一个大地主饮酒对诗呢。”

“饮酒对诗?”王震一愣。对方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张书记的诗词背得好极了,我另有事先走啦!”说完,急匆匆离去了。停留在原地的刘震感到很诧异,同时也起了疑惑:时局动荡,难道这个张平化真的变了?一想到那个场面,王震非常气恼,气冲冲地奔向上合村。

刘震奉令枪决一人,结果见到人后:“杀个屁,回来做我的团政委”(图3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结果,画面和王震料想的差不多,张平化确实和地主边饮酒边作诗。王震义愤填庸,下意识地拔出手枪,正要闯进去一枪毙了张华平,刹那间,他又冷静了下来:只凭与地主对个诗,就能肯定是‘ad’吗?他们会不会是谈其他事情?

这时,屋里传来老者哈哈大笑的声音,老者说:“蒋介石宣传你们都是匪军,没有文化,今天老朽醒悟了,那全是无稽之谈。”张平化说:“苏维埃政权是人民的政权,请老先生慷慨相助!”老者回答道:“为打败腐败的国军,敝人愿意将钱物捐献桂红军。”

听完交谈内容,王震顿时幡然醒悟了。原来张平化与地主做酒对诗,目的是做地主的工作,为红军贡献啊。这是为了红军筹粮别出心裁,也是很高超的方式。想通之后,王震并没有打扰他们,而是带着警卫员悄悄地离开了。

刘震奉令枪决一人,结果见到人后:“杀个屁,回来做我的团政委”(图4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在回县城的路上,警卫员问起此事:“那张平化我们还杀不杀?”王震白了他一眼:“杀个屁,你们没看到张平化和地主喝酒是为了红军吗?”沉默了一下,又说:“他不是‘ab’,他是一位好党员!”

这时,王震遇见一位老人,他顺便问起张平化的事情。从老人口中,王震基本上了解了张平化近期的工作及生活状态。聊着聊着,前面来了一行大车,车上装满了粮食、衣服。

老人高兴地说:“瞧,书记来了”最前面的车跳下一个人,他中等身材,身体稍瘦,看样子十分精明。老人告诉王震,他就是张平化。王震简单地做了下自我介绍,张平化惊喜地握住王震的手,说:“王司令员,你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

刘震奉令枪决一人,结果见到人后:“杀个屁,回来做我的团政委”(图5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王震说:“湘赣支队要到这一带活动了,有些事咱们要相互配合,走,去你办公室谈谈。”来到办公室,两人开始交谈革命上的事情,不知过了过久,王震突然说:“我这次来,主要是受湘赣省委委托,宣布对你的新决定,根据目前斗争情况,你不用做书记了!”

“那我?”张平化急切地问道。王震说:“你以后跟着我做团政委去!”张平化以为是党组织的决定,欣然地接受了。多年以后,他才知道王震这么做的目的,是为了“救”他。

刘震奉令枪决一人,结果见到人后:“杀个屁,回来做我的团政委”(图6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王震回到省委,潭牛山见他没杀张平化,并且还带回来做了自己的团政委,急得满头大汗。王震让张平化做自己的团政委,明显是保他的意思,而潭牛山还妄图杀了张平化,王震自然不服,双方很快就大吵起来。

吵完之后,王震当天赶到湘赣省委,找到了省军区总指挥谭启龙,并阐述了自己对‘ab’的看法。谁知,谭启龙并没有批评王震,反而表扬了他。毕竟,关于抓‘ab’的事,省委已经意识到扩大化了,大多数同志政治上是可靠的,哪会出现那么多‘ad’?

刘震奉令枪决一人,结果见到人后:“杀个屁,回来做我的团政委”(图7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所以,谭启龙并没有责怪王震的意思。在表扬王震的同时,谭启龙也安慰了潭牛山,消除两人之间的隔阂。谭启龙做了潭牛山的工作以后,潭牛山也变得释然起来,立即把关押的‘ab’全放了。第二天,他还主动向王震道歉,至此,两人和好如初。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解读邢台 » 刘震奉令枪决一人,结果见到人后:“杀个屁,回来做我的团政委”